这一确认

2017-01-08 09:33

两审法院均判政府败诉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该行为是行政行为。

区政府认为本人没问题:拆除章某屋宇是履行法院司法裁定,是司法行为并不是自己独破作出的详细行政为,区政府不应该作为被告。

鄞州区政府在二审败诉后认为,法院的判决把政府逼进了逝世胡同。首先,行政强制法规定,对被征收房屋强制拆除的决议主体跟执行主体均是司法机关,政府组织实施只是帮助司法执行,不应当承当法律义务;其次,依照法律划定,裁决所请求的公告行为仅限于行政机关递交法院裁定准予强拆之前的阶段,如再次公告后当事人仍不执行的,是否还要再次递交法院裁定准予执行?法律程序成了“罗圈架”;第三,合法修筑与非法修建不能独立宰割,怎么能做到只拆正当局部?

二级法院均认为:首先,“裁执分别”后的强制执行行为性质属于行政行为;其次政府拆房前应当布告责令章某限期自行实行;第三,拆除守法建造不执行依据。

政府觉得很冤屈,没有法律依据你让我怎么做?

“是否行政行动”之辩

本案中,法院明白以为:政府实行的强拆行为虽经法院裁定准许,仍然属于行政行为。这一确认,是法院受理章某提起的行政诉讼的基础,也是根据行政强迫法审查鄞州区政府强拆程序的基本。